menu:topRightMenu

大学代办站迎来新合作时代

 

大学代办站迎来新合作时代

  “在出版发行日趋市场化、企业化的背景下,大学出版社更加需要可信赖的渠道来支持。”在7月10日于湖南长沙召开的2011高校出版社教材巡展总结暨社站合作研讨座谈会上,中国大学出版社协会副秘书长、全国高校图书代办站服务中心主任岳凤翔感慨道。

  据岳凤翔介绍,今年共有11个省、市、自治区举办了教材巡展,规范化、制度化以及求新、求变是今年巡展的主要特点。为保持教材巡展的吸引力和活力,很多高校图书代办站都尝试了新的形式。

  会上,岳凤翔将近几年的教材巡展的作用总结为:切实推动了社站合作,切实推动了大学出版社教材进校园和教材的推广发行,切实推动了代办站的整体协作和工作发展。

  随着大学社转企改制的完成以及各大学扩招生源逐渐平稳,大学代办站也面临着新的产业环境。如何与大学社建立新型的社站关系、如何加强代办站的工作力度,与会人员就这些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纽带 代办站的新定位

  据了解,现阶段社站合作的方式主要包括院校代表、代办站代理出版社在当地的发行工作、代办站与出版社在出版方面进行深度合作、代办站直接代理学校教材科的工作、出版社通过代办站设立在全国的教材推广的站点、出版社的编辑配合发行人员与代办站在院校进行深度的推广工作等,这些工作使大学社与代办站的协作正在不断拓展、加深。

  从大学社的角度来看,在转企改制的大潮中,大学社在市场激烈竞争和集团化的压力下,更需要在渠道上加强建设。

  正如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王明舟所言,代办站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在大学社体制改革的进程中,代办站有可能、有条件成为大学社联合形成同盟的一条纽带。事实上,代办站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有益的尝试,接下来大学社之间形成联盟、同盟,甚至是更深入、更紧密的合作,代办站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

  岳凤翔表示,在新背景下的代办站不应该仅仅满足于现状,而应当为继续服务大学社承担更多的责任。到目前为止,虽然代办站还未具备使大学社形成联合的条件,但至少具有这样的可能性。同时,代办站在多年为大学社服务的过程中,已形成相对合理的营销网络,在高校教材发行量上也占有很大的份额,这些都是代办站的优势。
 

  多元发展 深层合作

  当人们还仅仅将代办站与高校教材联系起来的时候,一些代办站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已经在逐渐发生转变——向着多元化发展、深层次合作的方向迈进。这其中,甘肃沁园高校图书代办站的跨越式发展模式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据甘肃沁园高校图书代办站站长高永毅介绍,甘肃沁园高校图书代办站由于地域的限制,最初的发展势头并不理想,高教教材巡展连续两年都没成功。高永毅表示,单纯地做高校教材很难获得长远发展,甘肃沁园高校图书代办站现在的做法是打造全教育领域,包括幼教、基础教育、高职高专教材、高校教材以及教育装备等,使高校教材的推广发行从幼教、基础教育教材发行以及教育装备的经营中得到资金、市场资源等方面的有力支撑。现在直接和沁园代办站有业务往来的出版社已达五六十家,跨省区合作是沁园代办站的工作常态。在出版社书号资源的支持下,代办站还组织作者队伍编写教材,免费为高校教师提供教材出版服务,这就适应了作者自编高校教材的需求。在这一过程中,代办站也积累了相当多的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立足于多元化发展是甘肃沁园高校图书代办站探索出的发展新模式。

  在与学校合作方面,甘肃沁园高校图书代办站采取的是驻校承办教材管理与高校教材招投标这两种方式相结合的模式,运营了三年其效果比较明显,管理效能和工作效率明显提高。首先贴近教学,为代办站服务教学、服务师生提供了工作方便;其次直接参与到教务处的教材建设中,为学校提供了很多实用的信息;建立适合高校管理要求的发行程序,既符合要求,又保持工作的独立性;规范经营管理,树立代办站的良好形象;实现资金周转的正常化基本做到了当季书款当季结清,高校教材的汇款率达到了95%以上。

  另外,在与出版社深入合作方面,贵州高校图书代办站(贵州新知专业图书有限责任公司)的做法也值得借鉴。据该站副总经理白玉刚介绍,他们第一步做的是开发公共课教材,如与出版社合作开发大学公共课教材;之后,考虑到公共课的有限,第二步则是进行系列开发合作出版,如其将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高数系列教材等。

  常态工作 做细做专

  如何在常态化日常工作中加强对出版社的服务,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在日常院校代表的工作就为很多代办站提供了参考。

  据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营销一部主任张雯介绍,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在广西地区有着较大的优势,年发行规模1.3个亿,覆盖到广西地区绝大多数大中专院校。他们的做法是 按照项目制的形式进行合作,由当地的代办站独家代理所需设立院校代表的出版社的教材发行与推广工作,出版社授权和委托代办站进行日常管理,并通过支付院校代表一定的薪资,安排院校代表接受市场营销人员以及编辑人员的专业指导,张雯表示:“这有助于提高院校代表与老师日常的沟通效率。”

  针对自己拥有院校代表的大型大学社,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为这些院校代表投入资金设立专门的办公室,为这些出版社提供资源的共享,如协助出版社策划组织小型巡展、小型研讨会等。而针对没有充足人力、物力、财力在各地设立院校代表的中小型大学社,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的做法是在原有的代办站营销队伍中成立院校代表,使营销推广工作更加常态化和专业化。所谓专业化是帮助大学社在各地进行教材的推广,在出版社的产品中进行筛选,旨在进行项目式的推广,由专员专门负责某个或几个产品的推广。在院校代表的管理方面,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也在不断完善管理机制,设立鼓励政策。

  此外,张雯还透露,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在年订购量达到200万以上的学校设立了教材服务部,代理从教材征订到发放的工作,目前已设立了15个教材服务部。与此同时,教材服务部的另一项重要职能是设立样书架展示教材样书,由于老师可直接到教材服务部领取样书,因此教材服务部十分受老师的欢迎。此外,在每一个教材服务部广西高校图书代办站还聘请专人长期定点服务,在第一时间同老师取得联系。“因此,我们建议在出版社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每次巡展结束后,将尽可能多的样书留给代办站来做统一的配送和管理。”张雯表示。
 
  教材营销 求新求“心”

  在数字化浪潮席卷传统出版社的同时,很多传统出版社在数字化建设方面也进行了探索,同时将网络等新媒体运用到营销推广上来,这其中也包括教材的营销推广。

  据清华大学出版社社长助理黎鹰介绍:“在数字出版的趋势下,传统送样书的形式已显得十分烦琐,教师现场登记、院校代表事后录入的过程不仅加大了工作量,也容易导致遗漏等错误,差错率较高,信息的更新也很难做到及时有效。与此同时,出版社在送样书的过程中,还存在很大的盲目性,导致资源浪费,出版社需要付出的成本很高。从码洋上来看,每年的样书码洋接近2000万。” 黎鹰分析道。因此从今年开始,清华社将大力推行电子图书营销方式,首先从目前已有电子版的图书开始,实行上网登记,这样做一方面可以简化流程,另一方面,还可以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在网上通过信息沟通,能够掌握终端的情况,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与此同时,微博这个广阔的平台也越来越受传统出版社的青睐。

  今年,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在新浪开通了官方微博,旨在开启绿色营销、环保营销的新阶段,减少纸质版教材书目的印刷量,更多地进行电子版书目的推广。

  据上海财大社市场部副主任肖蕾介绍,在教材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上海财大社结合新的市场特点,在教材的推广模式上主打稳中求变的理念。在官方微博上,上海财大社针对教材推荐设立了新书推荐、每日阅读等栏目,意在第一时间上传新书的信息,以便使读者对新书形成较为直观的印象。除了新书信息,上海财大社还将今年教材巡展的活动流程逐步发到微博上与粉丝互动。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2011年7月18日)

 

Copyright 2011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
合肥市金寨路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