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topRightMenu

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九章筭術>新校》出版

 

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九章筭術>新校》出版

   

  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九章筭術新校》已由我社正式出版。作者为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郭书春先生。

  郭书春先生曾为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兼数学史天文学史研究室主任、全国数学史学会理事长,长期从事中国数学史研究,是我国目前最著名的中国数学史研究专家之一。他出版或合作出版的图书曾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第四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第四届郭沫若历史奖一等奖、法国学士院奖等。

  《九章筭術》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数学经典,历来被尊为算经之首。传本《九章筭術》包括其本文、魏刘徽注、唐李淳风等注释三部分内容。《九章筭術》本文的分数理论,比例和比例分配、盈不足、开方等算法,线性方程组解法,正负数加减法则及解勾股形方法等都超前其他文化传统几百年甚至千余年,是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成就。它不仅是使数学成为中国古代最发达的基础科学学科之一的代表作,奠定了自公元前3世纪至14世纪初中国数学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的基础,而且深刻影响了此后两千余年间中国和东方的数学发展。为《九章筭術》作注,是中国古代数学著述的重要方面,目前传世最早、成就最大的是魏刘徽注。刘徽以演绎逻辑为主要方法全面证明了《九章筭術》的算法,奠定了中国传统数学的理论基础,他还在世界数学史上首次在数学证明中引入极限思想和无穷小分割方法。刘徽注标志着中国传统数学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

   

  自清中叶起,关于《九章筭術》的版本和校勘研究是中国科学史研究的重要课题,以戴震、李潢、钱宝琮贡献最大。他们提出许多正确的校勘,但也有大量错校,同时在版本使用上都有严重失误,致使200年间《九章筭術》的版本非常混乱。郭书春先生于20世纪80年代理通了刘徽注的内容,清理了《九章筭术》的版本,并重加校勘,恢复被戴震等人改错的南宋本和《永乐大典》本的不误原文450余条,校正原文确有舛误而前人校改不当者近70条,新校前人漏校40余条,同时汇集近20个版本的资料,1990年出版《汇校<九章筭術>》(繁体竖版),受到海峡两岸、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吴文俊院士将其比作“如HEIBERG 之于《原本》所为”,李学勤教授认为这是“《九章筭术》最佳本子”。此后国内外出版的各种《九章筭術》都大量使用该版的校勘。汇校本不久即脱销。2004年海峡两岸的出版社联合出版了其增补版。该版是日译本、捷译本、汉英对照《九章筭術》(新闻出版总署组织的《大中华文库》之一)的底本。

 

  近十年来,郭书春先生对《九章筭術》的版本研究和校勘又有重大进展。一方面《九章筭術》的《四库全书》文津阁本于2006年影印,郭书春由此校雠了文津阁本和文渊阁本及聚珍版御览本,发现文津阁本比聚珍版和文渊阁本准确得多,因此,在“新校”本中后四卷及刘徽序改变了汇校本及其增补版中以聚珍版和文渊阁本的对校本为底本的做法,而以文津阁本为底本,用聚珍版、文渊阁本参校。另一方面,郭书春对《九章筭術》的校勘又有若干新的见解,比如中国古代重要成就正负术即正负数加减法则中的“无人”,训无偶,不误。戴震改作“无入”,200余年来包括汇校本增补版在内均从戴震错校,“新校”中恢复《永乐大典》本和杨辉本原文。如是,此番新校在汇校本增补版的1970余条校勘记中,改写了1440余条,使《九章筭術》的版本更加准确。

  《<九章筭術>新校》分上下两册,全精装,繁体竖排,无论是内容表达,还是装帧设计,都能够与这样一本经典著作相称。可供《九章筭術》的研究专家使用,也可为古代数学及数学史领域研究者、学生提供参考,成熟的点校经验亦可为古籍整理工作者提供借鉴。

Copyright 2011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
合肥市金寨路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