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topRightMenu

中国古生物学会80年

中国古生物学会80年
中国古生物学会80年
作者:中国古生物学会秘书处(编)

图书详细信息:
ISBN:978-7-312-02634-8
定价:180.00元
版本:1
装帧:软精装
出版年月:200909

前言:

      纪念中国古生物学会成立80周年

         穆西南
  正值举国上下欢庆新中国60华诞之际,中国古生物学会迎来了80周年的生日。回顾中国古生物学会伴随中国古生物学走过的曲折而光辉的历程,不禁令人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虽然我们智慧的祖先对古生物化石的涵义及其地质意义的认识比西方人早数百年之久,但作为近代科学的古生物学的发展在中国起步较晚。自19世纪中叶起,一些西方学者曾对我国的化石材料做过零星的研究报道,然而从1920年地质调查所设立古生物研究室,1924年孙云铸教授发表由中国学者撰写的第一部古生物学专著《中国北部寒武纪动物化石》算起,至今也只有80余年的历史。在旧中国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由于我国古生物学前辈们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不懈努力,在20—30年代涌现出一批杰出的古生物学家,如李四光、赵亚曾、裴文中、杨钟健、斯行健、田奇、计荣森、马廷英等,他们在古无脊椎动物、古脊椎动物、古人类、古植物等领域做出一系列重要发现,研究成果达到很高水平,在国际上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北京猿人的发现,震惊了国际学术界。当时出版的《中国古生物志》是具有国际影响的系列专著。在这里我们不能忘记地质前辈丁文江和20年代初受聘于北京大学和地质调查所工作的国际友人葛利普教授对中国古生物研究和人才培养做出的重要贡献。他们的工作为中国古生物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29年8月31日中国古生物学会成立,当时虽只有10名会员,但她却是世界上最早成立的古生物学会之一。贫穷落后的旧中国,政治腐败、国力衰弱,科研工作经费拮据、条件简陋,古生物学的发展举步维艰,学会活动陷于停顿,仅1948年举行过第一届学术年会。由于社会治安混乱、盗匪猖獗、民不聊生,地质古生物工作者在野外考察时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好几位著名的古生物学家,如赵亚曾、许德佑等都是在野外考察时惨遭土匪杀害的。一些中青年地质古生物学工作者如计荣森,因贫病交加,英年早逝,令人痛惜。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也破坏了中国古生物学事业的发展。在抗日战争时期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们的前辈们在后方仍然坚持考察研究,教书育人。中国古生物学会被迫中止了活动,直至抗战胜利后,1947年学会才恢复活动,当时会员有47人。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全面内战,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广大人民群众把中国的希望和未来寄托在中国共产党身上,一些古生物学工作者参加了党领导的地下革命活动。南京解放前夕,在南京的地质古生物学工作者拒绝随国民党政府搬迁台湾。他们坚守在原单位保护研究机构设施的安全,准备迎接南京的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国家的关怀和支持下,中国古生物学获得了新生,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时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大规模地质调查和矿产资源普查勘探工作,对古生物学提出了重大需求。20世纪50年代以来,国家陆续建立了一批古生物研究机构,一些高等院校相继设置了古生物学专业,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年轻一代古生物学工作者,他们日后成为中国古生物学的中坚力量。中国古生物学会的活动也日趋活跃,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1966年间,学会召开了两届会员代表大会,十次学术年会,创立了学会刊物《古生物学报》(1953—1966)和《古生物学译报》(1955—1958),并成立了学会下属组织古植物学组和古无脊椎动物学组,学会会员增至200余人。广大古生物学工作者满怀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力量的高昂热情,以自己的辛勤劳动,为祖国的经济建设事业,诸如国土资源调查、能源和矿产资源的勘探与开发方面做出了重要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与此同时,中国古生物学研究领域填补了众多化石门类、地层断代和地域上的空白领域,发表了大量专著、论文、图册等。这一时期学术上的积累和人才的成长,为“文化革命”以后我国古生物学取得辉煌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古生物学事业受到严重冲击,科研和教学单位的工作基本中断,古生物学会也中止了活动,造成了古生物学人才断层,与国际先进水平拉大了差距。但工作在生产第一线的古生物学工作者,仍然坚守岗位,为国家经济建设做出贡献。古生物学工作者在动乱环境下坚持开展的青藏高原地区科学考察活动等取得了一批重要的古生物学和地层学研究成果。
  改革开放使中国古生物学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在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上,邓小平同志强调“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并指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脑力劳动者是劳动人民中的一部分”,使广大古生物学工作者受到极大的鼓舞。党中央制订了科教兴国战略、可持续发展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并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加大了对科技事业的支持力度,使我国科技事业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也促进了古生物学事业的迅猛发展。古生物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力支持,科研经费大幅增加,建立了古生物学和地层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及一些部门和高校的重点实验室。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和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被纳入国家知识创新体系,得到国家的重点支持,在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了一系列古生物博物馆。90年代以来,国家通过各种渠道,加大了对古生物学支持的力度,相继批准了“攀登项目专项”和“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973项目)等一批重大科研项目。所有的这些举措,为中国古生物学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证,使广大古生物学工作者深受鼓舞,同时也受到国外同行的羡慕和赞赏。在国家的关怀和支持下,中国古生物学队伍迅速壮大,一大批新中国培养起来的中青年古生物工作者脱颖而出,他们继承了前辈们热爱党、拥护社会主义、献身祖国古生物学事业的优良传统与学风,活跃在国内外学术舞台上并取得一系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重要成果。例如被誉为“20世纪最惊人的科学发现之一”的澄江动物群以及凯里动物群、关岭动物群、热河动物群和南京直立人等重大发现和研究,以及在后生动物、脊椎动物、鱼类、爬行动物、鸟类、哺乳动物、银杏类及早期被子植物的起源与演化等国际前沿领域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中国古生物学者走出国门,研究地域延伸至南极大陆,一些专家学者应邀出国研究国外的化石标本。近年来中国古生物学者在国际著名的学术刊物《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上发表多篇论文,在国际学术界产生重要影响。中国古生物学工作者对我国和国际地层学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80年代以来,中国古生物学工作者积极开展全球标准层型剖面和点位(GSSP)(俗称“金钉子”)的研究,至今9枚“金钉子”落户中国。中国学者建立的“乐平统”、“芙蓉统”、“长兴阶”、“吴家坪阶”、“赫南特阶”、“大坪阶”、“排碧阶”、“古丈阶”等“统”名和“阶”名已被列入“国际地质年表”中,成为国际地层划分对比的标准。近年来,一批又一批国外学者络绎不绝地前来中国参观考察,开展合作研究,中国已成为当代国际古生物研究的热点地区,成为世界古生物学家的“圣地”。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古生物学界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日益提高,许多古生物学者在国际古生物协会等诸多国际学术组织中担任主席、副主席、执行委员、选举委员以及一些重要的国际学术刊物的编委等重要职务。中国古生物学已成为当代中国最繁荣的自然科学学科之一,成为国际古生物学的中坚力量。改革开放的30年是中国古生物学取得辉煌成就的30年,也是中国古生物学大踏步走向世界、不断为世界古生物学做出重要贡献、为祖国和民族赢得荣誉的30年。
  回顾中国古生物学会80年曲折而光辉的历程,我们深切地体会到,中国古生物学的命运是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为中国古生物学的发展开辟了康庄大道;正是党中央制定的改革开放政策,做出科教兴国等重大战略决策,并采取一系列有力的举措,中国古生物学才赢得今日的辉煌。历史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有国家的繁荣富强,才有古生物学事业的兴旺发达。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祖国繁荣昌盛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可靠的保证,也是中国古生物学不断发展、不断取得新的成就的根本保证。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我们古生物学工作者要把个人的事业和前途与国家命运、人民的需要紧密结合起来,在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斗的征程中建功立业,谱写人生瑰丽的乐章。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古生物学会不断发展壮大,为推进中国古生物学的繁荣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30年来学会会员从改革开放前的200余人增加到2700余人,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古生物学会会员人数最多的学会。随着学科的迅速发展,学会增设了一系列下属组织,包括4个分会、3个专业委员会、14个学科组和6个地方学组。学会积极组织开展不同层次、多种形式的学术交流活动,促进了古生物学工作者之间的学术交流,推动了学科的发展。学会非常重视中外古生物学界的交流与合作,积极组织各种形式的国际学术会议,例如国际石炭纪会议、国际古植物学会议、国际孢粉学会议、国际化石藻类会议、国际轮藻会议、国际笔石会议、国际古脊椎动物会议等。特别是2006年举办的第二届国际古生物学大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参加会议的人数多达800余人,其学术交流层次之高、涵盖领域之广、被誉为国际古生物学界的奥林匹克大会,会议向世界宣传了中国学者近年来取得的突出研究成果,受到各国学者的赞誉和高度评价,产生了重大的反响。学会把科普工作视为自己重要的职责,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科普活动,为普及古生物学知识,宣传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提高公众的科学文化素质做出积极贡献。学会积极举办科普报告会、化石展览、古生物夏令营等科普活动。学会还协助地方和有关部门建立了十多个中国古生物学会科普教育基地。各种古生物网站纷纷建立。其中学会与挂靠单位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开设的《化石网》,成为宣传普及古生物学知识的重要窗口和平台,受到公众的欢迎和好评,并获得2009年度联合国“世界信息社会峰会大奖”。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的历史时期,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需求和国际古生物学发展的新形势给中国古生物学带来巨大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在我们骄傲地回顾已取得的光辉成就的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我们工作中的不足和薄弱环节。从总体上看我们的学术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不小的差距。我们长期积累丰富而珍贵的古生物基础资料有待进一步做理论上的综合和提高。古生物学与其他学科之间的交叉和渗透以及新技术、新方法的应用还有待加强。一些重要的研究领域或门类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然而具有光荣传统的中国古生物学工作者将充满信心地迎接挑战,同心协力,勇攀高峰,为祖国和中华民族争取更大的光荣、为国家现代化建设做出更大贡献。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古生物学会要继续团结广大古生物学工作者,充分发挥好党和政府联系广大古生物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作用,进一步发挥推动我们古生物学事业发展重要力量的作用。要继续大力普及科学知识,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要把开展学术交流、发挥学术交流作为促进学科发展及创造能力作为基本职责,积极构建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学术交流平台,积极推动国内外古生物学者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为促进古生物学的发展和繁荣,推动古生物学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做出新贡献。古生物学会要把为广大古生物学工作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作为根本任务,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创新工作方式、拓宽工作领域,帮助古生物学工作者施展聪明才智、勇攀科学高峰。要引导支持古生物学工作者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面向基层,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做出新贡献。学会要把评价、举荐优秀人才作为自己的重要工作,为优秀人才,特别是青年人才脱颖而出创造条件,以使我们的事业薪火相传,后继有人。学会要关心会员的工作和生活,及时反映他们的意见和呼声,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把学会真正办成全国古生物学工作者之家。
  中国具有开展古生物学研究得“地”独厚的自然条件。辽阔的国土上广泛发育有从几十亿年前的太古宙到近代第四纪的地层,其地层剖面之连续完整,所含化石之丰富多彩,堪称世界之最;中国处在几大板块的交汇处,含有地史时期中不同气候带、不同生物地理区的生物群,许多重要的古生物学理论问题的解决有赖于中国古生物材料的发现和研究,中国应当而且能够为世界古生物学做出较大的贡献。祖国大地为中国古生物学工作者施展才华提供了最理想的舞台,中国古生物学工作者任重道远。让我们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团结奋进,再创辉煌,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丰富人类文明宝库做出无愧于我们祖国和民族的业绩!

                (作者系中国古生物学会前理事长)

目录:

目录纪念中国古生物学会80周年(001)

中国古生物学会(005)

上篇历史瞬间

代表大会·学术年会·理事会议(009)
代表大会(010)
学术年会(019)
理事会议(025)
往事剪影(035)
老旧照片(036)
院士风采(039)
各色会议(059)
扶掖青年(067)
科普活动(071)
办夏令营(072)
科普宣传(075)
国际交流(083)
外宾来访(084)
国际会议(088)
学者出访(100)
下属组织活动(103)
微体古生物学分会(104)
古无脊椎动物学分会(110)
古植物学分会(113)
孢粉学分会(115)
古生态专业委员会(124)
化石藻类专业委员会(126)
介形类专业委员会(133)
古无脊椎动物各学科组(134)
地方组与地方古生物学会(137)

下篇历史进程

学会英豪(145)
历届理事长简介(146)
院士简介(157)
其他重要历史人物(195)
中国古生物学会史(207)
中国古生物学会成立期间(1929-1947)(208)
中国古生物学会恢复活动期间(1947-1955)(209)
第一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56-1961)(212)
第二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62-1978)(217)
第三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79-1983)(227)
第四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84-1988)(232)
第五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89-1992)(239)
第六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93-1996)(246)
第七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1997-2000)(253)
第八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2001-2004)(259)
第九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期间(2005-2009)(266)
学会出版物(273)
古生物学报(274)
微体古生物学报(279)
古生物学译报(282)
中国古生物学会讯(286)
尹赞勋地层古生物学奖(303)
科普基地(309)
中国古动物馆(311)
南京古生物博物馆(313)
澄江古生物工作站博物馆(315)
山东天宇自然博物馆(317)
重庆自然博物馆(319)
自贡恐龙博物馆(321)
深圳古生物博物馆(322)
常州中华恐龙博物馆(323)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逸夫馆(325)
宜昌地质矿产研究所龙化石博物馆(327)
宜州化石馆(328)
贵州关岭化石群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330)
四川射洪硅化木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332)
化石网(334)
学会大事记(337)
学会章程(347)
参考文献(355)
后记(357)



Copyright 2011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
合肥市金寨路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