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topRightMenu

黄山归来不看岳:科大现象之媒体解读

黄山归来不看岳
黄山归来不看岳:科大现象之媒体解读
作者:蒋家平(主编)

图书详细信息:
ISBN:978-7-312-03079-6
定价:30.00元
版本:1
装帧:平装
出版年月:201207

前言:

  在中国,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一所很特别的大学,热闹的舞台中央好像总看不见她的身影,可你又总是时刻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喧嚣与纷扰之中,她宁静而执着地培养着高水平的人才,创造出高品质的科技成果,这也许就是“科大现象”,许多人因此而喜欢、热爱、赞赏她。我想,这与她的出身和成长密切相关。
  作为科大曾经的一员,我除了热爱、赞赏她,更多的是感谢她和对她无穷的祝福。我是1959年考入科大生物物理系的。为什么一所创办才一年的新学校比清华、北大等老牌名校对我的吸引力更大呢?1956年党中央发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并制定出《1956~1967年全国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而中国科学院当时集中了中国最好的科学家群体,具有改变我国教育传统模式的魄力,也有条件把教育和科研密切结合起来。在当年中国大学理工分家的情况下,中国科学院把科大定位为一所培养新兴、边缘、交叉学科的尖端科技人才的大学,新型的理工结合、科学与技术结合的大学,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胆创新。我们热爱科学的高中毕业生更加向往这样的新型大学!生物物理在当时还是一门崭新的交叉学科,生物物理系也是全校13个系当中编号12的一个小系,“5912”只有50名学生,我是最后一名报到的学生,学号是591250。
  在科大5年的学习与熏陶,是我们每个科大人人生经历中的重要阶段,为我们铺设了毕生追求科学真理、献身科学事业的生命轨道。1964年毕业后,我一直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与母校老师有着密切的联系与合作。50多年了,风雨中一路走来,使我对母校的认识更深。
  一、 科大学风纯正、艰苦朴素、勇攀高峰
  科大是“向科学进军”年代里的新抗大,继承抗大的优良传统,勤奋艰苦朴素、勇攀科学高峰、立志科教报国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追求。因此,科大人从来都不甘平庸,不舍远志,不论是在“文革”浩劫中,还是在搬迁重建的艰难岁月里,科大人追求卓越、永争第一的精气神从来都没有减弱过。据我所知,科大现在的化学楼还是上世纪70年代迁至合肥后老师们自己建窑烧砖盖起来的,条件显然是非常差的,但从这里走出了国际一流的化学家,做出了国际一流的化学研究成果。2011年2月份,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发布过去十年全球顶尖一百名化学家名人堂榜单,12位华人入选,其中科大“文革”后毕业的学生就有6位,占据了半壁江山,可见科大化学学科人才培养质量已经具备冲击国际一流的水平。
  二、 科大遵从创新人才培养内在规律
  上世纪70年代中国教育界沿用苏联的教育制度和方法,强调分系分专业培养专门化人才,科大则反其道而行之,强调宽口径培养人才,所有的系都对数理化基础课程要求十分严格,课程安排较全面,所以科大毕业生的数理基础和逻辑分析能力相当强,知识面较广,事业发展的后劲十足。科大本科毕业生中当选两院院士的比例高达1‰,获得博士、硕士学位的达到70%以上,均居全国高校之首,这显然和这样的强化基础训练有密切的关系。
  三、 科大开展科教结合、协同创新
  “全院办校,所系结合”是中国科学院办科大的一贯方针,从建校开始到现在,科大的学院院长、系主任大多由中国科学院研究所的院士、专家兼任,学生有比其他大学学生更多的机会与科学大师对话。有一次我们听数学系主任华罗庚先生讲课,他告诉我们,书应该是越读越薄而不是越读越厚,就是说要把书上和文献中前人的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必须经过艰苦反复的思考、比较,举一反三,提炼最重要的本质,还要质疑,而绝非死记硬背。我们还有比其他大学学生更多的机会到研究所的实验室做科研实践、撰写毕业论文,比较早地在科学家的言传身教下接受科学研究的正规训练。
  四、 科大追求科学民主、崇尚学术文化
  大学是传授知识、培养学习能力、启发思维、激发创造力的育人的摇篮,她以学术为核心,而不是在权力和金钱指挥棒下舞蹈的行政组织和经济组织。因此,大学必须拥有自己的独立性,必须保持某种不为所动的“圣洁”与“宁静”。有人说:“大学应与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应随波逐流。”在科大,官本位是没有市场的,学术优先是科大文化的基本色。也正因如此,科大人不跟风、不盲从、不左顾右盼,表现出难得的对科学原则的执着和坚守,从而让她拥有了与众不同的气质和魅力。
  五、 科大大胆改革、锐意创新
  兴趣是科学探索的原动力,创新是学术发展的灵魂。创新又必须以热爱与专注为前提,创新天生与浮躁和急功近利格格不入。由于科大学术优先的文化深入人心,科大人相对而言更能抵御外在的干扰和诱惑,保持创新的激情。改革开放之初,科大创办少年班、首办研究生院、兴建高校中第一个大科学工程,这些创新之举已为人们所熟知。近年来,科大的原创性科研成果和改革创新举措依然源源不断。《新华文摘》曾载文称:“(中国科大)基础研究成果和杰出研究人才忽如火山爆发,喷涌不止,源源不断……该校一流人才和一流成果显示出的群聚效应,值得认真总结、推广。”
  六、 科大关爱学生、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
  育人是大学的根本任务。科大一贯把学生定位为大学的中心、大学所有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因此,师资、实验室、校舍、图书馆等,所有这些资源的配置都是围绕育人而展开的。科大素有关爱学生的传统,当年,郭沫若校长就用他的稿费给寒假留校学生发压岁钱,郭校长还请我们观看《蔡文姬》、《杨门女将》等名剧;力学系主任钱学森也捐出稿费给学生买计算尺。这个传统很好地传承了下来,我很确切地知道,现在科大的学生宿舍是南方大学中唯一冬有暖气夏有空调的,而坚持不扩大本科生招生规模也完全出于让学生拥有丰富的教育资源以保证培养质量这一纯粹的目的。日常管理中,也处处体现了对学生需求和意见的尊重和关切。正因如此,科大的毕业生成为对母校感情最深的一个群体。
  客观地说,自从1970年迁址安徽合肥办学以来,科大所处的地理位置和所拥有的资源条件,在国内顶尖名校中一直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但即便如此,科大在国内外一直享有极好的声誉。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科大是一所令人尊敬的大学!
  科大人常讲,在世界名山之中,黄山不是最高,也不是最大,但峰峰秀丽、处处有景,是一座奇特的、美丽的、充满灵气的山。科大人的目标不是“喜马拉雅山”,而是“黄山”。所有科大人都认同这一点,也在身体力行地为这个梦想而努力。最近,科大新闻中心从2008年以来国内主要媒体关于科大的报道中挑选出一小部分,按照“科技英才之摇篮”、“科技创新之重镇”、“科学文化之高地”、“科教结合之典范”四个板块,汇编成《黄山归来不看岳——科大现象之媒体解读》,并希望我为她作序。我确信,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阅读这些报道,可以让读者比较全面地了解科大人才培养的理念、模式、方法,科学研究的思路、领域和进展,崇尚学术、民主自由的文化传统,以及科教结合、创新育人的独特模式。应该说,她从大众媒体的视角对于科大的与众不同做了一个很好的诠释。
  感谢我的母校给我机会再一次表达我对母校的怀念,对母校老师的深切问候,对我的小师弟和小师妹们的衷心祝愿。

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国科学院院士 王志珍
2012年5月

目录:

科技英才之摇篮

科技创新之重镇

科学文化之高地

科教结合之典范

样章下载: 


Copyright 2011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
合肥市金寨路96号